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新闻资讯 >
紫金环球董事长邱晓华先生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
2015-06-20 15:03
 

  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共同主办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5年中期)”于6月20日在北京召开。图为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原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在演讲中表示,中国正在出现跨国经营、跨界经营、跨所有制经营等三个发展的新趋势,同时也在积蓄人口质量红利等四个发展的新红利。邱晓华同时也称,中国股市将呈螺旋式上升趋势。中国资本市场成长的前景没有结束,一定还是可以期待的,只是现阶段正处在一个敏感的阶段,我们需要加强风险的管控。
 

  以下是邱晓华演讲全文:

  邱晓华:谢谢振华、谢谢元春、谢谢人民大学的老师和同学,谢谢高兴再次重访人民大学,也好长时间没来了,再次来到这儿感到非常亲切,首先祝大家端午节快乐,节日期间大家还认认真真学习,也是我需要给大家汇报一下我对当前经济的一些体会。

  刚才听了元春的报告,我就想到过去在问元春怎么看?这个报告确实是一个有分量、有见地,也是有价值的一个报告,我觉得对当前中国的宏观经济的分析和预测还是把握得比较好的。借这个机会我也简单给大家谈一谈我的一点体会和认识。

  第一,经济总的看法,当前实体经济处在一个叫大调整、大变革,也是一个大分化的这样一个阶段。中国作为一个世界经济的第二大经济体,我想它不可能与世界脱钩,它的发展一定是跟世界在同轨道、同状态下面来进行的,不可能像过去我们说中国经济可以预世界脱钩,现在来看它已经紧密地挂在一起,所以今天的中国也是处在一个调整、分化、变革的新阶段。

  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经济总的一个看法我觉得短期还是一个持续调整还没有结束,因此在短期中经济一定是看到调整中的阵痛大于调整中的成果,这是第一个看法。

  第二,中期调整会初见成效,经济有可能进入到一个叫做相对平稳的一个中高速的发展阶段。长期,我觉得中国经济可能是一种叫做跨入发达国家的行列这样一个大趋势基本成局。因为从各种条件来看,我们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我觉得这种努力是一定会收到效果的,所以第二个问题我就想谈一谈怎么样来把握中国经济发展的脉络。

  我想用一个事来简单汇报一下,一,中国正处在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的阶段,也处在爬坡过坎的艰难阶段,从这样一个阶段出发看中国经济,我想就是一句话,有底部没有高度。所谓有底部,为了保证第一个百年目标的实现,一定会守住必要的增长速度,这个必要的速度从眼下来看就是7左右,这个底部是可以守住的。一方面我们看到政策有余地、有空间,所以政策的作为能够减缓爬坡过坎儿所带来的各种痛。

  第二,我们也有能力确实大家担忧的我们的负债率、我们的这个问题、那个问题,但实事求是地讲,中国政府在全球范围之内,都是一个资产最丰富的一个政府。几个数字,中国政府目前拥有的国有金融资产120万亿,拥有的中央企业的资产30万亿,拥有的地方国有资产20万亿,还拥有60万亿的土地资产,那么看看它的债务。显性的债务十万亿中央政府,地方显性债务20万亿,这种看到的政府应当去承受的10万亿,40万亿的这样一个债务规模,因此相对中国政府所掌握的资产应当说不是一个问题,整个负债率相对于我们每年新增长的GDP60万亿以上的规模来说,负债率也还是处在可控的范围。因此,认为中国政府可能会出现全局性的债务危机而影响发展,这种判断是不成立的,现在看看中国政府能不能在资产负债表优化中间见到成效,能不能让自己的资产更有效地发挥好作用,这个对短期来说是可以作为的,不是说不可为,有能力去作为。

  第三,应当看到新的成长的格局是不是已经给我们展现出来了,这就是一种所谓的新经济的发展在快速地成长,今天这个主题叫繁荣。我觉得这个繁荣如果用在新经济上面,今天的中国经济应当说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其他经济体在新经济领域,也就是所谓的移动互联网经济、所谓的生物经济,所谓的其他智能方面的经济,以及高端制造业等方面,中国应当说在世界范围之内已经走在前列,而不是落在后面。或者至少说它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有可能由于中国人的才智的发挥,使得迅速地成为规模经济,所以短期应当看到有底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确实没有高度,因为四个条件有变,第一就是我们的发展阶段变了,现在我们就进入到中等收入阶段,在低收入阶段形成的生产体系已经不能够适应,它必须改造,这个改造需要代价、需要时间,所以不可能很快转化为成长的动力。第二市场变了,中国由短缺现在变成了一个过剩,或者相对地宽裕,短缺和宽裕相比较,过去是生产问题,今天是市场问题,由生产问题转到市场问题上面来,可以想像也不是那么容易,需要时间、需要过程。第三外部环境变了,总体上过去我们30多年时间里边,中国有一个相对友好的外部环境,而今天中国面临的是一个激烈竞争的相对不友好的严峻环境。因此,过去赖以成长的对外经济板块正在发生变化,我们要新的因素来支撑它,这些需要时间。第四游戏规则变了,这种变化体现在指导经济工作和认识经济工作,和推动经济发展的游戏规则变了,要求有质量、有效率、可持续地发展,要求与生态环境、与民生改善相结合的发展,而不是过去一味地突出GDP的增长。因此,对速度的要求比过去高了,今日中国政府领导如果也想重复过去的路子,那就是拼资源、拼环境、拼债务,继续走这条路,我觉得GDP增长速度达到一个8以上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我们记住一句话,欠账总是要还的,因为这条路子走下去一定是走不到我们的光辉的顶点,一定会遇到所有的问题。而今天这些问题已经暴露出来了,所以作为新的领导,认识到这种问题,与其等到不可收拾再来解决,还不如顺应时代的发展,着力解决这些问题,因此经济工作上面有了新的理念、有了新的思考。从这个角度来说,GDP速度的宽容性,领导人对GDP速度的宽容性比过去高了。这四个变化就是说明眼下中国经济不可能再重复过去大家所看到的,所见证的一马当先的快速成长的格局,这种格局已经过去了。

  二,中国正在搭建两个平台,上演两场大戏,第一国内正在搭建转型升级的平台,上演升级版中国经济发展的大戏,充分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这样一个理念的指导下面,尽可能地把微观基础怎么进一步地集合,把宏观的管理怎么进一步地简政放权相结合,通过创新、通过改革来实现这样一种转型升级,来实现这样一个双重盈利的再构造。传统产业怎么把它创造成新的活力,新兴产业怎么加快发展怎么推动中国经济的新的动力,这一台大戏我觉得我们有理由相信它能够演成功,因为2025年的中国工业规划,打造升级版的中国经济的各种的部署给我们预示着这个前景是会到来的。第二,正在构建人民币(6.5458, 0.0053, 0.08%)国际化的一个平台,上演中国经济全球化的大戏,国际上我们在演这场大戏。可以看到以人民币国际化作为一个主线,以“一带一路”战略作为一个重要的内容,以自贸区建设作为一个制度安排,以亚投行、丝路基金、金砖国家银行等等投融资平台作为一个支撑的,这样一个以资本输出带动产能输出,形成一个全球化发展新格局的这台大戏一定会给中国经济带来新的空间、新的动力和新的成长,我想这是二,两个平台、两台大戏我们值得去期待。

  三,中国正在出现三个发展的新趋势。第一,跨国经营的发展新趋势,说实在,衡量一个国家经济的现代化,衡量一个国家的强大不是看它国家力量的强大,而是看它跨国经营能力的强大,看它跨国公司在世界范围之内的竞争能力的强大,今天伴随着前面一台大戏的上演,中国企业、中国企业家、中国投资者将有更为便捷的调整走向世界,形成全球配置资源、全球组织生产、全球进行销售的这样一个跨国经营的新发展趋势。

  第二,跨界融合发展趋势。今天中国经济的发展这个趋势正在强化,也就是围绕着移动互联网+现代金融+产业,这条线的跨界融合已经在大步地向前,借助移动互联网的技术,借助现代金融制度的工具和产业的结合,一定会催生中国产业发展的一种新的格局,这是一条线。而另一条线服务业与制造业的融合,可以预期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服务业的界限、制造业的界限已经不会再像黑白分明,而是相对模糊,形成一个从设计研发到制造、到销售整个价值链完全的整合,这种发展趋势已经正在出现,我想这个跨界融合的趋势一定会催生传统产业的新发展和催生新经济的更快发展。

  第三,叫跨所有制发展。说实在的,中国经济的格局第一国有经济背靠着国家财政,背靠着国家的金融,它有强大的实力。另一方面它最大的不足就是缺乏活力,反过来我们的民营经济有巨大的活力,而缺乏相对的实力,因此打造一个实力+活力中国经济新动力的局面正在展现在我们面前,可以预期这种混合所有制的发展趋势,一定会在中国经济的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改革中间催生一个新的局面,我想这是三大趋势。

  四,四个红利正在积蓄之中,对中国经济前景的悲观是因为对很多中国经济过去的红利在消失、在弱势而产生的,但是在这边我想跟大家讲,中国经济正在形成四个新的红利。

  第一,人口质量红利,大家说人口数量红利已经消失的,不错,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中国人口质量红利正在逐步地释放,这些年我们国家加快教育、加强培训,已经见到了很大的成果,每年六七百万的大学生毕业就是一个很好的数据,可以预期新经济的发展和各种变革会给这些受过教育、受过培训的人提供一个创业的新机会,而代替过去传统的只靠拼劳动力数量的红利。

  第二,这就是全面深化改革所带来的制度性的新红利,可以说简政放权也好、司法领域的改革也好,以及其他社会保障领域的改革也好,诸多的改革会极大地解放我们的生产力,而这一点我们已经看到一个最显著的变化,比如说公司注册制的改革。大家知道在座有很多企业家朋友,这一条曾经使许多企业家因此陷入牢狱之灾,而今天这条紧箍咒已经被打破了,你注册一个公司可以不再受高门槛的限制,可以不再受资本金是不是到位的约束。而过去抽逃资本金,资本金注册不实曾经使多少企业家进入兼并,这两年每年都有六七百万户微小企业的诞生,这就是巨大的改变。

  第三,全面开放的红利,过去我们靠的开放的红利是顺应世界全球化的趋势,承接大产业的趋势,我们在中国制造方面有了一个很大的变化,通过中国制造发展势头,通过利用外资发展中国制造,这种格局曾经是我们过去快速成长的一个重要的动力。而这些今天这个动力已经减弱了,而前面我给大家描述的,我们正在创造着一个新的开放式的红利,这就是走出去,全面融入国际社会,在全球配置资源,全球生产一个新的以资本输出带动产能输出这样一个所谓的新的开放的红利。“一带一路”的实施就可以实现中国产业发展的新格局,缓解国内的矛盾而恩惠周边的国家,这是可以期待的。

  第四,全民创业、转中创新的红利,所谓的创新红利也正在积蓄之中,过去我曾经调侃过,中国是一个能够产生英雄的国度,能够产生保尔,但是它不可能产生比尔,这些年环境正在改变,为创新家提供更好的文化、制度、投融资做保障的这样一个氛围正在形成,为什么我们今天互联网经济发展如此之快?就是因为我们的国家的发展环境变了,而且随着上市制度的调整,一定会给创新带来极大的推动,我想四个红利会支撑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

  第三个问题,简单地谈谈中国的资本市场,大家可能关心中国的资本市场,我想总的一个看法就是这一场资本市场的活跃不是偶然的,它是一个必然的,因为从中国经济运行的模式角度来看,过去我们走的是一个贷款驱动型,而今天这条路已经接近天花板,已经不可能再像以往那样添加的信贷来支撑中国经济的增长,因此它一定要借鉴国际上的经验,也就是借鉴美国等发达国家的经验,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来驱动中国经济的发展,这是在这样一种发展战略转型中间出现的资本市场的红利。今天这个转型还没有结束,因此可以期待资本市场还会持续地发展。

  第二,这一轮资本市场是对国家资产负债表的修复,因此政府对资本市场总的态度还是有好+恢复,因此只要这个态度不改变,资本市场也还是有希望的。

  第三,中国资本市场的活跃起点于低估值,起点于封闭,起点于各种改革,而今天这些条件正在发生变化,因此催生了这一轮资本市场的活跃。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中国资本市场这一轮它是在加杠杆的基础上面发展。因此,总的趋势是螺旋式的上升,到一定点一定调整,而今天它正处在一个敏感的高点位,因此大调整就是一个必然的事情。现在我们就需要看的就是政府是不是还是在友好地托住这个事情,如果还是继续友好,那么我觉得上半场的牛市虽然接近尾声,但是下半场还是可以期待。如果我们的政府对资本市场的态度不是那么友好,那么上半场的牛市结束之后,下半场可能是另外一个发展的态势,可能是振荡加分化,可能是这样一个趋势。但不管怎么说,中国资本市场成长的前景没有结束,一定还是可以期待的,只是现阶段正处在一个敏感的阶段,我们需要加强风险的管控,这一点是需要大家注意的。

 
上一篇:紫金环球金属交易中心应邀出席LME2015亚洲年会
下一篇:紫金环球引领平台转型升级 推进“现货为王”发展大战略

合作媒体

合作银行

合作专业机构及交易所

深圳市紫金环球金属交易中心有限公司 保留所有权利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94909号-1